Yes! Please Enjoy

COLUMN

在專欄的篇章裡,我分享在女人迷與10/10 HOPE所刊登的獨家文章。有愛情、人生觀,也有健康與優質生活的主題分享;不論是哪方面的交流與撰述,都是以簡單、快樂、珍惜的心態來下筆的。希望我這些年來的生活經驗與想法也可以替你帶來不同的靈感,藉由我的故事抒發,讓你也愛上自己「雖然不完美、但是令人感到快樂」的小生活。

 

COLUMN

在專欄的篇章裡,分享在女人迷與10/10 HOPE所刊登的獨家文章。有愛情、人生觀,也有健康與優質生活的主題分享;不論是哪方面的交流與撰述,都是以簡單、快樂、珍惜的心態來下筆的。希望我這些年來的生活經驗與想法也可以替你帶來不同的靈感,藉由故事抒發,讓你也愛上自己「雖然不完美、但是令人感到快樂」的小生活。

 
 

新的一年我期許成為更___的人

Photo Collection - Yes! Please Enjoy-76.jpg
 

年前與幾個朋友在家裡一起吃飯,算是年終前小聚。有些是米夏爾的舊識、有些是我到德國之後認識的朋友。幾個月沒有碰上面,從進門開始話題就沒歇下過。與德國人問好是很有趣的學習與經驗;朋友或是認識的人見了面彼此問候「你好嗎?」是常事,一般來說都以「還不錯、過的去」這樣的回覆讓彼此滿意。

不過德國人可是會把真性情在問候中表露無遺,完全不客氣。你好嗎?「還好,自從和太太協議離婚之後,光是律師的事就把我搞得十分頭大,我們到現在都還為了是否要請共同的律師而爭執。」沒錯,只要是熟一點的朋友,面對問候時吐出真實的答覆是很常見的,讓我不得不佩服德國人在這方面的坦率。所以朋友之間除了天氣之外,總是不缺話題呢。(註)

酒酣耳熱之際,席上幾個男人聊到了職場的工作狀況,除了談論到退休的話題外,最年輕的巴司提推了推霧濛濛的眼鏡要我們每個人作自我檢討。自我檢討?「對,就是對今年(2017)自己在工作或生活上的表現給自己打個分數。床地間的分數也可以打,不過要另一半同意才算數。」大夥都笑了。巴司提的妻子提納年紀比我小幾歲,毫不客氣在巴司提頭上拍了一下。「那我先來吧。」巴司提煞有其事地站了起來,清清喉嚨。突然間我也認真地回想自己這一年到底做了哪些事。

「最後,在新的一年,我希望面對生活時可以激發更多的熱情,並且給自己的生活多一點挑戰。」巴司提突然語重心長地許了新年新期許。學校畢業後,巴司提換了一兩個工作,目前在中學的人事部門工作,朝九晚五規律的生活讓他心性發懶許多。以前不管怎麼忙,常在週末的時候和青梅竹馬的妻子提納開著小車到鄰近郊區爬山、健走。如今生活比較穩定,卻也陷入一成不變、單調乏味的生活週期中。

個性總是活潑外向的提納臉上看得出來有些訝異,心有所感地望著巴司提,嘴角露出淺淺的微笑;看來這番話他們夫妻倆並沒有事先套好。「我已經幫我們兩人在小區的健身房報了名,下班後可以一起運動,先把體力耐力重新訓練起來,或許明年我想到非洲參加馬拉松訓練營;當然你要陪著我去。」巴司提捏捏自己小腹上多出來的脂肪圈,然後用手臂圈著提納的肩膀,徵求她的同意。

「新的一年,我希望自己可以多笑,我的心也可以更柔軟更有彈性。」接著巴司提,我說出自己的想法。坐在對面的法藍西絲卡則望著我笑。我曾經跟她說過自己不喜歡笑的習慣還有原因,她盯著我看的眼神充滿了體諒與支持。從小在父親嚴厲管教下,我行事處處謹慎、小心翼翼,也因此很少露出笑容。不過這些年受了另一半的影響,也慢慢卸下防衛的心,開始以不同的心態和周遭的人相處。「這些在你生活中常出現的人才是愛你、最與你有關係的,你可以試著放下拘謹的態度,也傳遞給他們在你心中那些真正的溫柔與愛才是。」幾年前法藍西絲卡握著我的肩膀這麼鼓勵著我。

這天單獨出席的馬克舉了手,表示想發言。馬克幾個月前剛與男友分手,現在生活作息已經恢復了原來規律的狀態,不過看得出來,內心裡還是悲傷著,帶有強顏歡笑的悲壯在裡頭。

「我應該更相信自己的直覺、傾聽內心裡聲音,勇敢為自己做出決定。」馬克的聲音低沈渾厚,很有魅力。來自一個大家庭身為老么的他承接了家裡優秀兄長們許多壓力,在劇場擔任市場行銷經理的他其實對烹飪更有興趣,不過對於出櫃、以及向家人透露真正職趣還是有沈重的世俗壓力。

我們平時在社群媒體上公開支持同性之愛等言論,看似為壯舉,其實真正生活中的朋友面臨到相同的問題時,我們只能握著他的手安慰,終究會有可以暢所欲言的一天。用說得很容易,我們都可以大聲地在背後吆喝、舉旗吶喊,但是隨後而來的壓力卻是馬克得獨自承擔,我無法自私地喊出「Just Do It」這種自私的話。

「湯馬士,你呢?」巴司提喊著,高舉酒杯邀大家一起。湯馬士與法藍西絲卡兩人為同居關係,各自都有一段前婚姻,也因此兩人都同意只要開心生活在一起比起任何婚姻契約都來得重要。湯馬士撥撥他的頭髮、戲謔地看著法藍西絲卡笑了笑。

在巴司提舉起酒杯邀大家共飲之後,湯馬士也站了起來,舉起酒杯:「關於皆下來我所要說的這一點,其實我從幾年前已經開始做著,那就是對身旁的人懷著感恩的心;好比說對法藍西絲卡。」法藍西絲卡與前夫沒有小孩,不過年長她幾歲的湯馬士與前家庭有兩個兒子,當初這兩個男孩無法接受法藍西絲卡的出現,十足給了她一段辛苦的日子。

不過,如果沒有法藍西絲卡的寬心與體諒,夾在新舊關係之間的湯馬士肯定更加難受。「如果不是她,我無法擁有兩個依舊與我關係良好的兒子。」湯馬士兩個兒子如今都已成年,在這幾年內慢慢瞭解父母的分歧並不是因為法藍西絲卡的介入,反倒是因為有法藍西絲卡的出現,自己的父親才有如今的朝氣。「同時,我也要多學著傾聽;兩個兒子現在正在人生的轉捩點上,當父親的我應該從旁協助他們,多瞭解他們的現況。」

我環視全場看看所有人,新年新期許突然成了審視自我的機會,面對這一群無話不談的好友,他們的坦白與真誠打動了我,也讓我對「誠實面對自己」這句口號有更深刻的體會。這天夜裡,我們這群好友聊了徹夜,沒有電視劇搞笑誇張的劇情畫面,但所有人的表情與話語全都深刻地劃在我腦海裡,每個人對自己的期許或多或少也是我在生活中可以更為付出的。

巴司提道出的熱情其實也是我一直鼓勵自己在攝影上保持的心境,試著以不同的觀察力看待眼前景物,將不擅長的主題當成是挑戰,別一直窩在熟悉的手法中。而馬克所期許自己的,不也是大多數的我們所欠約的勇氣?不再為了其他人的標準而行動、不畏縮於旁人的評論下。我們是不是有更多的包容來接納與我們不同的人與觀念呢?湯馬士在親愛的人面前大方地說出感謝,而非一眛認為在兩性關係中的付出都是理所當然。那天散會之前,我們約好下次年底聚會時還要再來一次「真心話」,當然,巴司提無條件成為下一任主席。

你呢,讀著這篇文章的你是否願意在這個週末時也想想,在新的一年裡是否也期許自己成為一位更___的人呢?更對身旁的人充滿感謝的情懷、還是多傾聽自己內心裡的聲音不被他人左右?還是你和我一樣對於自己也有過多的苛求而無法放鬆呢?

也許拿張紙筆,先在內心裡自我對話,把想法寫下來;等我們都可以誠實面對自己的不完美時,再和另一半交換內心裡的小秘密吧。當然,如果你有一群可以直接來場「真心話」的朋友,那麼你很幸運,趕快打電話約約這個週末一起聊聊天。

(註)在德文中,有「朋友」與「認識的人」兩種區別;朋友就是彼此熟悉、可以聊些更深入話題的人。而認識的人指的是因為某種緣故有所交集,但不見得彼此瞭解。儘管如此,德國人與「認識的人」之間問好時的答覆也往往都帶有真實的生活狀態與情緒在其中。而問候者大多時候也會耐著性子再問:「喔,怎麼說呢?」這種毫不遮掩的個性在剛開始時的確令我不習慣,後來反而覺得這種實在的對話比起敷衍的空談來的更有意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