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 Please Enjoy

COLUMN

在專欄的篇章裡,我分享在女人迷與10/10 HOPE所刊登的獨家文章。有愛情、人生觀,也有健康與優質生活的主題分享;不論是哪方面的交流與撰述,都是以簡單、快樂、珍惜的心態來下筆的。希望我這些年來的生活經驗與想法也可以替你帶來不同的靈感,藉由我的故事抒發,讓你也愛上自己「雖然不完美、但是令人感到快樂」的小生活。

 

COLUMN

在專欄的篇章裡,分享在女人迷與10/10 HOPE所刊登的獨家文章。有愛情、人生觀,也有健康與優質生活的主題分享;不論是哪方面的交流與撰述,都是以簡單、快樂、珍惜的心態來下筆的。希望我這些年來的生活經驗與想法也可以替你帶來不同的靈感,藉由故事抒發,讓你也愛上自己「雖然不完美、但是令人感到快樂」的小生活。

 
 

新開始

Photo Collection - Yes! Please Enjoy.jpg
 

二十三歲與相戀五年的初戀男友分手時,在日記本上寫下了:「我想,這輩子是再也不會有戀愛的感覺、不會心動、沒有別人了。」並且認真地在最後一次與那個男孩的通話裡說出:「你是我的唯一。」這樣張狂的話。然而十年後的現在,正在電腦前工作的我,一聽到米夏爾工作結束夜歸的開門聲,我一躍而起迎身開門、湊上一個擁抱,謝謝他的辛勞。

與米夏爾一起生活即將邁入七年時間,如果不以說大話的角度來看,我們的感情生活算是穩定,有漸入佳境的甜蜜。有時獨處想起些生活裡的逗趣情節,我仍然會傻笑;偶爾吵嘴了也會流下因為在乎的傷心淚水。

當初的「唯一」,已經許久不曾聯絡,如果不努力想,甚至記不起那個男孩的面孔;在米夏爾之前,也有過幾次刻苦銘心、錐心刺痛的愛情,都是朋友伴著我,又是流淚又是哀怨,明知苦酒只會讓痛更加劇烈,卻也是年輕時候不斷重演的劇碼。不過在年歲累積後漸漸明白,每次的戀愛都是唯一,卻都可以重新再來。甚至可以大膽地說,除了生命、歲月一去不返,幾乎沒有不能重新再來的事物。

小時候玩瑪莉兄弟,家裡幾口人抓著遙控器玩的姿態都不同。父親總是擺著架子放不開,死板板一張臉,有時輪到他玩,就是大家上廁所的時間。母親從來不玩,說她應付不來,只坐在後方椅子上觀望,可是沒有一次進入狀況。弟弟很謹慎、小心翼翼,每一回合開始都全心投入,抓著遙控器好像駕駛著飛機,不喜歡旁人吵他、逗鬧他;吃香菇、變成大瑪莉過關了,便歡天喜地,如果不小心被烏龜咬到或是掉到下水道裡,就自己生悶氣臭著一張臉。

我最喜歡看外婆玩。喜歡熱鬧的她總把電視音量轉大,瑪莉兄弟跳起來的彈力配樂在客廳裡大聲地響著,好有氣氛。外婆也很投入,全身肢體跟著瑪莉兄弟一起動作,要跳了,她自己先把脖子縮起來,然後握著遙控器的雙手隨著瑪莉兄弟往上跳時一起揮舞。成功跳過了水管陷阱,外婆高聲歡呼發出旋律跳起波浪舞;如果不小心掉進洞裡或是烏龜嘴裡時,她先哀哀叫,然後總說:「沒有關係,我們再來一次」。

雖說玩遊戲不必過於認真計較,但是不氣餒、不對自己灰心的信念的確可以適時幫助我們重新站起來。除了享受當下氣氛之外,我們都應該大無畏地再來一次。失戀了,不見得是自己配不上另一半;離婚了也不是人格命格有缺陷;計劃失敗了,是個再次檢視過往想法與作法的機會。最重要的是,跌倒了得先站起來,才能重新看清沿途的路。

多好呀,在人生中的大小事,除了生命歲月以外,其餘的只要我們想要都有機會可以重新來。重點是,從心來過。心情刷新,才有滿滿的動力。每次,都是唯一;每一回合,都有機會重新來過。投入時,我們盡情發揮;抽身時,瀟灑俐落。如果,面對的是愛情,那麼絕對沒有最後的終止點;如果,面對的是我們自己,多幸運,每天睡醒張開雙眼,都有一顆心可以重來。